情陷那不勒斯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inoconst-hi.com/,那不勒斯队

坐在街头的木椅子上,同行的人在商店里采购,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,和风也带了温情。法国的小说家莫里亚克说过:“我每年到这儿来,坐在这廊下,只为要证实那一溜梧桐永远在那儿,证明幸福仍然可求,只要青春延续下去。”这青春也许是指心境吧,是那种历练之后淡然到可以超脱的心境,与尘世的喧嚣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可内心仍然在持续不断地不可思议地生长,浮华中的转身,已经是一种心无挂碍的去来了。

在欧洲行走,因着观看的心态,心境便有异样的安静,观看别人的家国,观看奇风异俗,心静到极处,其时负重的思虑里,便会泛起丝丝缕缕的落寞,剪不断理还乱的寂寞中,会让我偏执于人生无常的感叹中,时常塞在耳朵中的MP3,那些精挑细选的词曲俱佳的时尚吟唱,掀动我的心绪幽幽地蹇转起伏。

快乐总是从呼吸里弥漫到空气中,消融甚至无踪,并不为自己所独享,而痛苦却潜藏在身体的某个角落,在每一个不经意的时刻里杀将出来,那曾经的痛楚轻易就把人撂倒,寂寞永远是自斟的苦酒,衬出那美好与诗情画意、衬出那温情脉脉与情意契合,只是刹那的芳华,烟云如梦,醉了一回,也终究醒了一回。明白自己的生命里开放的一朵花都仅是唯一的一次,明白生命中的叹息是无法置换的一次充实。

好像是要着意先经历一下现实,然后再向历史返回,先经历一下轻松飞扬,再去体验沉重与凝神。去庞贝古城之前先去了热闹繁华的地中海大城那不勒斯,远处那繁忙的港口不知是否桑塔露西亚港,小时候手抄的歌曲中,歌词与旋律都是耳熟能详的。人世的变化,情怀的历练,观感的差异,我在欧洲重新咀嚼着,竟然有些宿命的昭然。

那不勒斯被称为罪恶之城,据说是因这里的吸毒贩毒猖獗。城市的外观不是很干净,也许是清洁工人罢工,很久没人打理了。街道很热闹,橱窗布置得纸醉金迷,一路走过去,那些年深日久的建筑夹杂其中,不言而喻地显出了历史的分量,广场那里的主要建筑,全是深廊重柱的,异国情调浓郁,附着于建筑之上的文化与风情就是这样确凿无疑地承接下来、延续下去。廓大的广场往四面八方延伸,能看到远处港口的水色,岸边一棵婆娑的凤凰树,使天边的一抹晚霞越发殷红。

Author: yabo123vip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